早在高三冬天補習回家後 冰冷的夜
  總是勇敢面對挑戰的小直
  就已經在淚海中溺斃 已經死亡

  現在這個怯懦畏縮內向怕事的我
  沒有人知道是誰。

以前的我不是這樣。

在園藝科同班三年的應該都知道
我以前是敢說、敢做、敢愛、敢恨
敢嗆老師、敢於向權威挑戰...
是一個很勇敢、很「直來直往」的人
所以才被稱做「小直」。

儘管有些人不這麼認為,說我「做作」
(哈!這點我很記仇,回應都還留著...)
有些人不喜歡我說話、做事情的態度
於是就在班上樹敵

可是我也從來沒去在乎過。
一直覺得:只要懂我的人了解就好了。

直到出現了一個轉捩點。

高三為了升學開始補習。
其實剛開始我不確定是不是真的有補習的必要
反正我耳根子很軟,然後學費又有優待
清雲人都很好,所以我就去補了

說真的,在學校上了一整天的課,考了一整天的試
晚上和假日還要去補習班蹲三小時(每天)
雖然是強迫自己用功,但是卻造成身心疲倦
為了考上國立大學,這種疲倦一直有股信念支撐所以可以忍耐
但到了一個臨界點,就突然覺得再也不能忍受

那是補習班正課快結束、已經決定之後還要補衝刺班的時候
有一天晚上我回到家,想到還要洗澡、洗澡完還要讀書才能睡覺
忽然覺得有股情緒蠢蠢欲動,於是就爆發了,開始邊洗邊哭
洗完回到房間還是在哭,關上了燈,讓黑暗包圍自己
很多思緒穿插交雜其中,最後得出一個結論:原來人永遠都這麼孤獨
這種孤絕的黑暗,永遠都必須自己一個人面對

那天晚上我打電話給芋泥,芋泥也和父母樣談過
父母樣還問我:妳到底想要怎麼樣?
老實說我也不清楚自己想要怎麼樣
隔天芋泥問我有沒有好點,我忽然覺得自己是在給別人找麻煩
那麼晚了還沒頭沒腦打電話去找老師、在客廳吵爸媽...

從那之後我就再也不想給別人找麻煩。
也是因為害怕自己面對尷尬的場景
別人不是不願意幫自己,相反地,真正關心的人會想盡辦法幫忙的
然而,這種問題是源自於內心的不安感,別人也無能為力
只有自己可以幫自己。

從那之後我變得害怕許多事情。
害怕和人群親近,刻意和班上同學、甚至是好朋友們都保持一段距離
害怕說話,其實是覺得讀書讀到很空洞,連聊天都感到乏力
害怕表達自己的心情,就連在網誌上也不能暢所欲言
所以只好鎖密碼或使用迂迴間接的文字
因為害怕自己的心情,會影響到別人的心情
而那些人又是我特別在乎、不想傷害的人

我一直認為,我內心深處的不安感,是因為妳的疏離所引起

說了那麼多,我想表達的是:
這對我目前的人際關係與社交狀況,似乎帶來很大的影響

我現在害怕主動。
主動去親近別人、主動和人家啦咧、主動要求別人幫忙...
這些我都害怕,每當我想要主動或不得不主動
心裡都像有些什麼梗在那邊,感到特別的彆扭

而且我發現,我和完全不熟的陌生人打交道還OK
和有點熟又不是很熟的acquaintance
(通常是classmate/roommate,天天見面卻還不到friend的人)
就很難繼續再熟下去,頂多就是維持基本的禮貌,或偶爾寒暄幾句

這種情況真的讓我感到害怕,卻又無力去改變
因為我只要想去改變,就害怕碰到瓶頸
覺得:主動真是一件愚蠢的事。
(這句話我在國中時期的網誌上提過)

國中在班上的人際關係也一直是我的陰影
我現在很難想像那時候怎麼度過的
只知道升上了高中,到了一個沒有人認識我的地方
於是我就試著重新開始
而且園藝科都是一些友善而熱情的夥伴
我總算有了被接納、被當成是班上一份子的感覺
也交到了很好很好的朋友

而現在,雖然沒有國中時期那麼糟
但因為我害怕主動和別人打交道,所以也就不想參加活動讓自己僵在那
這好像變成了一種惡性循環,以致於我更不能融入班上...

其實我很羨慕阿墨、兔子她們
至少在班上已經有人可以陪她們走在一起、上課的時候也可以坐一起
而我一個人,也許真的覺得比較自由,活得也就更自我
不過這種自由的反面卻是一種孤單
讓我的孤獨與不安,更是無藥可救

我知道班上同學大部分都很好很好
而且大家都是大學生,已經不會再像國中生那麼幼稚玩排擠的把戲
所以我一直和班上同學維持一種良好卻不親近的互動
簡單來說就是帶有距離感 更白話一點就是耍孤僻

這種「孤獨一匹狼」的生活方式
有時候連自己都覺得太over
但是疏離久了,卻也不知道該怎麼和別人拉近距離
突然對人家很熱情,他們也會覺得很奇怪吧


人際關係跟游泳的問題一樣,我到現在還是無解。

我喜歡水、也覺得自己不害怕在水中
可是我的潛意識中卻害怕吃水、害怕離地的不安全感
所以我在水裡一直沒辦法放鬆
花了許多工夫才學會全身放輕鬆,然後漂浮
可是卻沒辦法移動手腳划水打水、在水中前進

這就很像我在人際關係上碰到的問題。

我不討厭班上同學,也覺得他們人都很nice
可是我的潛意識中害怕主動、害怕和別人親近
害怕被拒絕後那種沮喪、被冷落的感覺
所以我一直沒辦法很自然地和別人談笑瞎扯蛋
做了很多心理建設,才鼓起勇氣和別人溝通、要求別人幫忙
可是卻沒辦法更進一步,當個有話聊的朋友

這星期上游泳課,阿墨教了我一些游泳的技巧
也和我說她們星期天有和端謙的學長學游泳,問我要不要問問看端謙
我知道自己應該為了學會游泳,而付出努力
可是我對游泳這檔事,卻又有種力不從心的感覺
就像我覺得要開口要求別人幫忙、要麻煩別人,是一件很困難的事

一直在水裡漂浮、在人海漂浮
只能被動地漂浮,學不會如何主動地游泳
也沒辦法控制自己的行動,即使有心想要去做
這種無力感就像水中的浮力一樣,不是助力、反而像阻力一樣壓迫著我
最後我反而像溺水一樣,別人救不了也沒辦法自救
於是寫出了上一篇網誌「溺。」

那一篇為什麼那麼迂迴?
我想是因為:我害怕別人看清楚真實的自己
自己也害怕去面對自己目前的困境與不安
所以一直像鴕鳥一樣自欺欺人
用懷念美好的過去,告訴自己「曾經」也可以這麼快樂

其實我一直都明白,這樣下去是沒用的
只是我經過這星期的游泳課,我覺得我已經不行了
我已經快溺死了。

所以寫了這篇網誌,寫了這麼長
也不曉得有沒有人有耐心看,有沒有人看得懂?
更重要的是,有沒有人能夠幫助我?
除了我自己。
我必須先讓自己能勇敢去面對真正的自己,不再當個鴕鳥
鴕鳥是一輩子學不會游泳的。

醒醒吧,小直。
妳其實可以很勇敢的,為什麼就是畫地自限了呢?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水精靈 的頭像
水精靈

永遠就是瞬間。

水精靈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


留言列表 (4)

發表留言
  • 悄悄話
  • viviv9712006
  • 我也不想主動ˊˋ<br />
    <br />
    對於愛情...他不是那麼愛我 ><<br />
    <br />
    有點想放棄....ˊˋ 但他覺得我太...急了@@<br />
    ...[大概講到這邊XD
  • 看來我想要的主動和妳不想的主動是不一樣的東西<br />
    <br />
    我覺得妳還沒必要放棄<br />
    既然不想主動 就靜觀其變吧<br />
    要有點耐心~

    水精靈 於 2009/04/24 23:27 回覆

  • EIKO
  • open your heart <br />
    you will find the differen world.<br />
    <br />
    歐歐...<br />
    人脈=錢脈阿..多認識不同的人也滿好玩的@@<br />
    加油阿:D
  • EIKO
  • different少個t阿...=口=<br />
    英文果然越來越退不了<br />
    對了...Jason Mraz唱的Life is wonderful很好聽歐<br />
    ˊˋ
  • 對啊妳 有四節包能斯老師的加持還這樣<br />
    Where is my sit? XDDD"<br />
    噢噢有人一直也在跟我推這個人<br />
    改天去跟她要檔案聽聽看ˇ

    水精靈 於 2009/05/09 20:06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