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像隻拍打著薄翼的蝴蝶,在人群中飛翔。
因為極度地缺乏安全感,所以不停地在無數身邊的人當中尋找安全感。
因為極度地專情,所以不停地濫情。
我是隻在花叢草叢間穿梭飛舞的蝴蝶,沾染了花粉草露卻從不停留其一。


那天晚上夢見他哭了,哭得鼻子紅紅的樣子,竟有種令人憐惜的魅力。
隔天再看見他,就有一種奇異的情愫。
他本來就對我有好感,然而我卻對他沒有任何特別感覺。
然而自從那天後,我開始會在遇見他時燦爛微笑,會用專注的眼神望著他。
一切看來很正常,但似乎不是那麼正常。
只有我明白,那種變化,只是物理變化。

但就在那天晚上,我卻夢見了她。
那件事之後開始覺得她很好,因為她察覺了我的喜怒哀樂。
我一向壓抑,從不讓人看透。
是什麼時候,我變了?變成開心會狂喜、難過會憂鬱?
朋友們說我勇於表達自己,其實只是情緒太過壓抑轉譯文字罷了。

然而,就連骨子裡些微不服的叛逆都被攤開在她的眼光下無所遁形。
我偷偷寫下她真的是很好很好的一個人,卻沒想到她一定能看穿我的心思。
她在夢裡說,我也覺得妳是很好的一個人,並緊握住我的手。
那一刻,我像被溫蒂握住雙手的彼得潘。


班上有幾個還不錯的男生。他長得帥氣,笑起來很有魅力,連同性也為他傾心痴狂。
該說我也不例外嗎?我無法抗拒他的笑容,卻十分厭惡他的輕浮。
而他斯文、木訥,說話還會結巴,可是做起事來認真的模樣,
對女生溫柔、體貼的態度,也讓我幾度幻想,站在高我幾乎一個頭的他身邊的感覺是如何。
他們都喜歡文靜的女生。雖然覺得這種男人很大男人主義,但在他們面前,不禁開始小心我的行為舉止。

和男生隨便一個眼神就顯得曖昧,和女生即使如膠似漆也不引人注目。這就是身為女生的特權。
因為如此,我喜歡女生這個角色。但也因為如此,我討厭自己是個女生。
即使再怎麼親密,也不會變成親蜜。


已經快克制不住想要牽著他的手、想要靠著他的肩,那種瘋狂慾望。
即使只是早晨十幾分鐘的並肩同行,也讓我期待。
喜歡和他聊些從前的事、現在的事,雖然話題裡總是別人。
我想說,我喜歡,但是我做不到。因為,我不喜歡。

看著他和她一起,心裡總不是滋味。
但我無權干涉。以前是這樣,現在也是。
從我認識他開始,他的心裡,就已經留給一個她。
她遠走,他仍然沒變,只是身邊換了另一個她。
但他的心裡,住著的仍是原來的她嗎?


我不敢斷言他是如此,但我卻明白,自己是如此。
她擁有和妳相似的長髮,而她擁有和妳一般的氣質。
看著她的笑容,想起從前,也是被妳的笑容給溫暖了。
觸到她冰涼的手,想起遠方的妳,雙手是否也如此寒冷呢?
多少次想妳的時候,希望自己能失去理智在她面前軟弱,但我只是恍神,而她總沒注意到。
多少次渴望自己能被擁抱,望著她不停地妄想,卻沒辦法停止同時想起妳。

我聽見夢中的妳對我說,妳是隻該自由飛舞的蝴蝶,而我不該是妳駐足流連的一支芳草。
妳還說,妳還擁有大把大把可以揮霍的青春年華,不該孤注一擲於我身上。
怎麼能呢?即使我不停留任一花草,然而我的翅膀,卻被晨露弄得濕漉漉的,無法再輕盈飛揚了啊。
依稀記得妳最後說的是,不能飛舞就不是蝴蝶。

於是我去飛,任由自己飛越每個記憶時空,尋找一個妳的影子,然後依賴任性。
不知道是誰說,人只是需要一個寄託,卻常常誤以為自己愛上那個人。
只是一種會制約自己的習慣。
我習慣了,習慣喜歡妳;不喜歡妳,會讓我感到空虛。
所以我說服不了自己忘記過去,因為我根本就不想選擇遺忘。
最後,我到底定義妳為我的什麼?一隻蝴蝶在漂泊不定後渴望安定的居所?

我在蝴蝶短暫的青春中,綻放生命的絢麗。
最終仍在喧囂的孤寂中,身心靈都逐漸衰老。


陳雪的《蝴蝶》才看了一半,我就徹底地瘋了。
文中的他和她,都是真實存在,但內容幾乎不是純屬妄想就是過度渲染,所以千萬不要相信啊。XD
本來是很想正經寫一篇讀後心得的,可是寫啊寫就變成這副德性了。= =|||
btw,原稿在生物筆記上。XD"

看完《蝴蝶的記號》後,無論是小蝶、阿葉、阿明、真真,甚至是小蝶的家人、小蝶的學生武皓和心眉,
他們的際遇與心境都讓我深深震撼。
當我看到武皓和心眉被活生生拆散,武皓自殺、心眉抓狂...真的覺得,心臟被狠狠地撞擊了好幾下。
不管最後是否在一起,仍是進退兩難。現實上父母、同學、輿論的壓力,心靈上無法和摯愛相守的刺痛。
選擇,無論何時何地,都是一種難題。

陳雪的小說風格好黑暗,俺不喜歡。= =|||
可是她所帶出的故事情境,卻有一種引人入勝的魔力,即使不是相似的情況,也會有相近的心情。


「我注定是要愛上妳的,這個記號將把妳牢牢烙在我身上。」
   ──摘自《蝴蝶的記號》(陳雪

「如果只記得寫實、實用的信條,就可能忘記了『願景』。」
   ──摘自《陳雪與寫實主義》(紀大偉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水精靈 的頭像
水精靈

永遠就是瞬間。

水精靈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