妹樣說看不懂我在寫什麼~~~O口Q
明明就很好懂啊啊啊OTZ
粗體字那段就是我想表達的重點。
(話說這段也有參考一下陳綺貞的《腐朽》和《太陽》就是XD)
希望八八水災的災民們,都可以盡快走出傷痛,該思考的下一步,是如何努力重建家園才是。

-----

日光‧傾城 2009.8.13

他已經很久沒坐夜車回家了。
只是,不像當初學生時代每次在回家路上的雀躍,這次回家的心情卻是百般沉重。
儘管有月光的照射,眼前的景象卻還是近乎單色。
看不見山巒、看不見綠樹、看不見清溪……
只有滾滾不絕的混濁泥水,混著悲傷與絕望、混著生離死別,
也許還混著父母親與家園的「遺愛」也說不定。

錯過的也許不只是黃金七十二小時。
在搜救現場,怪手不停地翻動著泥濘的土石,也只是愣愣地望著,還不知道應該焦急踱步還是難過大哭。
他不知道自己是希望找到、還是希望永遠不要找到?
找到了,也許就是面對徹底的絕望;沒找到,則永遠都存有渺茫的希望。
錯過的,還有那段離開家之後,就再也沒擁有過的歸屬感;失去的,則是將父母容顏與慈暉,清晰刻劃在自己記憶中的最後機會。

在漫天風雨過後,還是毫不留情地灑下了刺眼的陽光。
以為只要雨過天晴,一切就會平息。大自然在這一方面,擁有和人類一樣的天真。
毀壞的堤防與橋樑,可以再重建。哀慟的喪親之情,卻是無法雷射消去的瘡疤。
在一地殘破的家園中,頭頂上燦爛的日光,酷似大自然對人類的一種譏諷。

人哪,終究是敵不過大自然。還有順時數日的流逝韶光。
無論是生老病死,對人類來說或許是重如泰山,但對大自然而言卻是輕如鴻毛。
大自然只要生氣地擺了擺手,一場洪水、一場地震,就可以奪走無數人的生命。
看見一具具殘骸被挖出,以及一場場撕心裂肺的哭嚎,他不知道什麼時候會輪到自己,這種不確定感,更是煎熬。
他甚至想放棄找尋了。就讓自己對父母的記憶,永遠停在他離家的那一天,在家門前微笑目送他離去的模樣。
實在不願意自己哭到肝腸寸斷,抬頭卻看見死神一貫優雅的微笑。

這是小時候常常玩耍的河邊。他拾起一顆鵝卵石,它的紋理與色澤,他都再清晰不過。
這是曾經偷摘過的龍眼樹。他看見它的樹皮上,依稀留著他和青梅竹馬的純愛印記。
他的家,近了。這種感覺,不需要依賴雙眼看見什麼痕跡,就是一種感應,就像把狗兒放逐千萬里,牠仍然能找到回家的路一般。

在斷垣殘壁中,他瞥見一角的光芒,是玻璃的碎片。
他撿起那帶有弧度的透明,隱約嗅到雙親的氣味。
那是長期務農的父母親,因為雙手皮膚長繭、龜裂,用來塗抹手掌的潤滑油。
他的父母,近了。僅是看著這片碎玻璃,他也像聞到了父母親的所有氣息。他絕對能輕易辨識出,即便混著汗味、菸酒味、膏藥味,卻總在記憶裡散發的淡淡香氣。

「找到了。」
他平靜地喚向救難人員,救難人員倒是比他還心急,迅速地移開了覆蓋的瓦片與土塊。
「爸、媽,我回家了。你們、可以安心了。」
他輕聲說,帶著微笑,以及自己沒有察覺到的眼淚。

在極度的衰落與敗亡之後,就是重生。他想,這才是日光要帶給人們的訊息。
從剛剛就緊握著的碎片,在手心造成的血痕已經漸漸凝結;而失去至親至愛的傷痛,也總有一天要讓它凝固。
不能因為親人的離去而陷入意志消沉,而是要帶著他們曾經給自己的愛,更勇敢堅強地活下去。

他輕輕地給自己的手心一個吻,希望能減輕傷口的疼痛。
然後,用力地把碎片擲向天空。
在陽光下,那片近似透明的傷心,劃出了一道明亮的弧線,最終,墜入滔滔泥水中。

 

 

※標題與文章靈感取自於卡奇社的《日光傾城》

日光傾城
詞/曲:顆粒 演唱:卡奇社

從一個高的地方去遠方
從低處回家稍縱即逝的快樂
轉動的車輪它載著我
偶然遇見月光傾瀉的蒼白色

彩色的路標 禁止通行的警告
天空之下我們輕得像羽毛
雙眼是盲目的最佳玩伴
還是選擇了不選擇的旅途

觀看了一顆流星墜毀了
所有的人會為此 而難過
抱怨這城市日光太曲折
只有日光還唱歌

明媚的角落反射著光芒
蝴蝶飛過城市高樓開出了花
被它喚醒的生命短暫一瞬
偶然丟失的彩色化作了粉末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水精靈 的頭像
水精靈

永遠就是瞬間。

水精靈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